君士坦丁凯旋门和圆锥水泉

君士坦丁凯旋门横跨在凯旋大道之上,位于马克森提乌斯竞技场和提图斯凯旋门之间的路段,是当今留存于世的最大型凯旋门,概括体现了君士坦丁时期意识形态宣传手法。事实上,这座凯旋门的兴建,是为了庆祝君士坦丁皇帝公元312年在米尔维安桥战役(battaglia di ponte Milvio)中打败了马克森提乌斯。根据中央拱券上的刻字叙述,这座建筑是在皇帝登基第十年之始,由元老庄严献给皇帝的,用以纪念那次战役的胜利,时为公元315年7月25日。

大理石浮雕装饰是在君士坦丁皇帝时期根据一体化的草图进行构思和制作的,主要使用的材料采自其他罗马帝国建筑物。在凯旋门的主里面和两侧,对称交替着图拉真、哈德良、马可·奥勒留时代的浮雕,下方的一圈是君士坦丁时期的作品。

浮雕中出现的所有皇帝肖像,都根据君士坦丁的面容进行了重新塑造,头上带有光环,象征皇权的威严。

凯旋门上众多人物形象由一根主线所牵引,即歌颂君士坦丁皇帝重振帝国雄风的政治宏图。他希望被赞颂和承认为罗马命运的新主宰者,是合法战胜对手马克森提乌斯的胜利者,为此,他选择了一种在罗马帝国历史悠久的传统建筑:凯旋门。这座凯旋门的初衷是为了歌颂他的胜利,但却使用了其他建筑物更古老的形象进行装饰,让过去的图像讲述帝国战争及大人物的胜利,从而合法化君士坦丁的权力。这对于其统治地位和政治权力的稳固是一种保证。

圆锥水泉(Meta Sudans3)

在君士坦丁门附近,可以看到名为圆锥水泉的遗址,这是一座建于弗拉维王朝时期的喷泉。喷泉一直沿用到公元五世纪,直至斗兽场所在的山谷被掩埋,水流的渠道开始堵塞。在法西斯时期,为了建设凯旋路,遗址被拆除。

借助钱币上的形象、十九世纪末期的照片以及时人的画作,人们得以还原水泉的本来面貌:它的底座呈圆柱形,表面覆盖大理石,也许还间隔着壁龛,上方呈圆锥形,顶端有一朵花或是一个圆球。

其名字中的“meta”一词是指其圆锥形状,类似于赛马场上的锥型转向柱(meta),而“sudans”则是指如汗般涌出的泉水。

圆锥水泉位于城中黄金地段,地处罗慕路斯所建的罗马城神圣地界的一个高位,两条通向凯旋路的街道在此交汇,也是奥古斯都时期罗马城四个分区的交界点。在同一个地区,奥古斯都曾在此前建了一个较小的喷泉,记载于历史文献,在近年的考古发掘中也有发现。就这样,弗拉维王朝的皇帝延续了一个象征性极强的地标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