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线

医药区 XXXIII

 

古罗马广场还保留着当年城中医药区的遗迹。这片以行使医艺(ars medica)著称的地区,美名流传至今,融合了古罗马的崇拜与现代的实践,千百年来经历了建筑和宗教环境的改造和重新解读。

 

 

残酷与治愈女神斐布里斯(Febris),与照顾病人的罗马圣妇方济加

从前在帕拉蒂尼山上,有一座祭祀女神斐布里斯(Febris)的古庙。其崇拜在罗马非常有影响力,兼具威胁性和救赎性,作为发烧和疾病的女神,Febris被誉为“死亡使者”,但也是令城市周边农村不堪其扰的瘟疫和疟疾的“净化者和治愈者”。她在牧神节(Lupercalia)上受祭拜,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节日,正是在二月(Februarius)的13-15日庆祝。斐布里斯崇拜的高潮在2月14日,这一天后来被基督教定为圣斐布罗尼亚节(Santa Febronia),然后成为了恋爱高烧(febris amoris)的保护神圣瓦伦丁的节日。

在这片区域也许还曾有斐布里斯 之家(Aedes Febris),今日这里有另一座宏伟可见的宗教建筑:罗马圣妇方济加教堂,从1440年3月9日起,这里就成为了这位圣人的墓葬地。方济加·布斯·德·列奥尼(Francesca Bussi de’ Leoni)是一位贵族妇人,献身为穷人服务。15世纪初期,罗马瘟疫横行,吞噬了她两名年少的孩子的生命,她为病人打开了大楼,冒着生命危险照顾他们:为此,她被视为瘟疫保护神。2020年3月9日,我们的罗马斗兽场考古公园刚刚因席卷意大利乃至全球的新冠疫情关闭,教堂的钟声响起,庆祝圣人的节日,日子构成特别的巧合,带来了一线希望的信号。

 

盖伦(Galeno),医生——罗马帝国的明星

在时常出没于古罗马广场的人物中,就有帕加玛的盖伦(Galeno di Pergamo),他是古代最著名的医生之一,被认为是实验医学的创始人。盖伦生于公元129年,精通多个学科,尤其是亚里士多德哲学,来到罗马之后,他很快就名声鹊起,乃至被选为皇帝马可·奥勒留(Marco Aurelio)、路奇乌斯·维鲁斯(Lucio Vero)、康茂德(Commodo)和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Settimo Severo)的私人医生。他举行的讲座总是人山人海,也曾尝试在公众面前进行“直播”手术,除此以外,盖伦还撰写医学专著,涉及解剖学、生理学、预后、诊断和治疗,乃至药学和营养学等方面。

他把自己的作品保存在一个位于胡椒仓库(Horrea Piperataria)区的“工作室”里,这个香料仓库最近在马克森提乌斯和君士坦丁巴西利卡下方出土。尽管他的工作室位于古罗马医药区中心的重要地段,却并未能令他免除烦恼:在一篇文章中,盖伦抱怨公元192年一场肆虐古罗马广场的大火,令他的所有手稿和工作用具毁于一旦,这场大火还摧毁了胡椒仓库和附近的和平殿(Foro della Pace)。

 

圣葛斯默和达弥盎:“神力”兄弟

圣葛斯默和达弥盎圣殿(basilica dei Santi Cosma e Damiano)是面朝古罗马广场而建的最古老教堂之一:公元526年,教皇斐里斯四世(Felice IV)将古老的和平殿的一个大殿封圣,祭祀这两位烈士兄弟。葛斯默和达弥盎是两位罗马医生,他们出生在东方,也许是在叙利亚或阿拉伯,一直不计报酬地提供服务。由于他们的慷慨在那个时代非常罕有,他们被称为“anargyroi”,即没有钱的圣人,“不为钱工作的人”。公元303年,他们在皇帝戴克里先对基督徒的迫害中被捕,但他们的神力太大,迫害者使用任何方法也无法将他们杀死:经历了鞭刑,石刑,他们毫发无损;被绑上巨石投入海里,他们依然生还;火刑的火反倒烧向施刑者。最后,施刑者动用了斩首的剑,才把他们杀死了。从此以后,“神力圣人”受到了整个基督教世界的崇拜,被视为医生和药剂师的保护神。

 

米兰达的圣老楞佐药剂师协会文艺复兴时期罗马的卫生部

除了瘟疫的保护神罗马圣妇方济加和“神力”兄弟圣葛斯默和达弥盎之外,俯瞰古罗马广场还有药剂师协会——古老的Universitas Aromatariorium:1429年,教皇玛尔定五世把米兰达的圣老楞佐学院教堂赐予他们,这座教堂在十一世纪时经过验证,位于安托尼努斯和法乌斯提那神庙(Tempio di Antonino e Faustina)内。当时药剂师协会的权力和功能类似于卫生部、职业协会和大学,影响力大,财力雄厚,与1602年教堂重建的排场相符:当时教堂召来当时的著名画家进行装饰,包括皮埃特罗·达·科尔托纳(Pietro da Cortona)和多梅尼基诺(Domenichino)。当时它被称为“牛场的药剂师圣老楞佐(San Lorenzo degli Speziali)”,这个名字强调了它与药剂师的联系—当时药剂师叫“speziali”—以及教堂所在的地点,古罗马广场被弃置多个世纪,那个年代成为了一片牧场。在照片中可看到神庙被改建为教堂:大门比Sacra街的碎石路面高出许多,见证了古罗马广场在十九世纪发掘之前的路面高度。今日,这座建筑群是是化学-药剂师贵族学院 – Universitas Aromatariorum的所在地,它依然保留着学术和社会功能,内设一所图书馆,收藏了一个药艺系列,还有一个档案馆,保存着名人的药方,其中包括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

 

<GRAFFE>{%ALT_TEXT%}</GRAFFE>

 

朱图娜:寻死的宁芙仙女

在古罗马广场还有一眼与健康崇拜有关的泉水: 朱图娜泉(lacus Iuturnae),是献给主管源泉的宁芙仙女朱图娜的,其祭祀地点总是在泉水附近。这眼泉水被视为具有疗愈与净化功能,我们知道,在喷泉附近从前设有专门的场所,供病人停驻饮用或享用泉水,然后投入钱币或其他物品作为供奉,只要靠近它就能获得裨益。不过,朱图娜这位不朽仙女与治愈女神,却希望拥有人类的命运,与她所爱的兄弟——被埃涅阿斯杀死的卢杜里(Rutuli)国王图努斯(Turno)共赴黄泉。维吉尔在《埃涅阿斯纪》最后一卷中讲述了她的故事,以及她对命运和赐她永生的宙斯的由衷哀叹。

维吉尔,埃涅阿斯纪,第七卷,1082-1101句
凯撒·威华第(Cesare Vivaldi)的诗歌版本

可以为你做什么?
现在,你的姐妹,或图努斯。还有什么希望
可留给我? […] 为什么
你赐我永生不死?为什么
我不能一死了之?该会是多么甜蜜,
如能终结这些痛苦,陪伴
我不幸的兄弟穿越黑暗。
我是不死的神! 没有你,我将不再有任何美好
或珍贵的东西。可有一片深渊
打开将我吞噬(我,
一个女神!),让我落入鬼魂手中?”流着眼泪,
她把蓝色斗篷拉到头顶,
纵身跳入黑暗的河水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