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线

沿着尼禄的足迹

罗马斗兽场考古公园依然保留着有形的痕迹,从中可看出尼禄的建筑眼光和城市规划政策。在一个形式新颖的双人对谈节目中,罗马斗兽场考古公园的官员Alessandro D’Alessio和Federica Rinaldi回顾了尼禄在位期间希望重建“新罗马”的各个建设阶段。Il 参观路线分为六个站点,从帕拉蒂尼山开始(尼禄隐廊,尼禄第一宫/莉薇娅浴室,旋转餐厅),再到斗兽场山谷,直至鸦片山的金宫内。

 

  1. 尼禄隐廊

AD’A当皇帝们迁居至帕拉蒂尼山,帕拉蒂尼山本身也变成了“Palatium”,往往隐藏于地下的走廊和通道,连接起富丽堂皇的空间与房间。其中有一条隐廊依然可步行通过,通常被称为“尼禄隐廊”。但这个年代划分是正确的吗?

FR: 事实上并非如此。这条隐廊,在提比略宫建筑群内就已经存在,那是第一座系统规划的宏伟帝国宫殿,坐落于帕拉蒂尼山西北部。如果不是早在提比略(Tiberio)、卡里古拉(Caligola)时期,那么在共和国晚期和帝国早期,克劳狄(Claudio),尤其是尼禄(Nerone),就把这里已有的住宅建筑群改建成一座统一的宫殿,把不同部分整合在一起。这条隐廊从前是一条地下通道,通过高处的小窗采光,连接起帕拉蒂尼山斜坡和莉薇娅宫和奥古斯都宫的不同部分。尼禄所做的工作就是将之进行扩建(经计算,其长度达到了130米!),并饰以黑白马赛克和精彩的石膏画。部分石膏画是格子天花板的装饰,以植物和情色为主题,重开之后我们将会在帕拉蒂尼博物馆展出,供所有人欣赏。

隐廊,光雕投影

2.所谓的莉薇娅浴室

FR: 无论如何,对隐廊的改造当然不是尼禄在帕拉蒂尼山上唯一做过的事!史料记载,在建造金宫之前,他曾兴建了一所宫殿,从帕拉蒂尼山一直延伸至埃斯奎利诺山(Esquilino),人们称之为“尼禄第一宫”。不过,到了18世纪,这一整片区域都被称为所谓的“莉薇娅浴室”,尽管它并非真的“浴室”,也不是奥古斯都的妻子的寓所。

AD’A:是的,确实如此。苏埃托尼乌斯(Svetonio,尼禄, 31, 1)写道,这位皇帝“在任何事情上所造成的破坏都不及建筑:他曾建造了一座从帕拉蒂尼山延伸至埃斯奎利诺山的宫殿,当时就称之为‘临时宫殿’,在它毁于一场大火之后[即公元64年的大火]又修筑了‘金宫’”。因此,这是尼禄所修建的第一所皇宫,位于帕拉蒂尼山和埃斯奎利诺山之间,但除了位于后建的弗拉维安宫约维斯餐厅(coenatio Iovis)下方的建筑,我们对它所知甚少:事实上,1721年出土了一个大型的宁芙神龛和一个半地下的餐厅,由于宁芙神龛底座上独有一些喷水口,人们认为是坐浴盆,因此这里被错认作浴室,又由于此处出土了一段刻有奥古斯都的名字和一只鹰的铅管,又让人们错误地认为这里与莉薇娅有关。

 

3.法尔内塞小屋(CASINA FARNESE)下的柱厅和大理石地板

AD’A:尼禄名垂青史的一点是对大理石地板的实验,他的地板不但具有独特的图案,色彩的选择也别具一格,今日我们称之为“尼禄四色”。尼禄第一宫的地板创新程度已经极高,除此之外,在法尔内塞小屋的地下,还保存着一个尼禄时代大理石地板的典型范例。所以这里已经属于金宫吗?和鸦片山上的金宫是同一座建筑?

FR: 你所说的地板原本装饰的是一个大型的柱厅。近期的研究试图把房间中珍贵的大理石和建筑设施重新放置于帕拉蒂尼山的宫殿系统内,它们位于相关的椭圆型喷泉和大型的

图密善宫躺卧餐厅之间——

此外,它们也是从这里切割出来的——还有你刚才描绘的尼禄第一宫的空间:人们将之划入尼禄时代的金宫时期,这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在公元64年的火灾之后,让这个大理石碎片镶嵌地板成为了古罗马地板最复杂也最完美的范例。在一个方块-网纹的模块内,可以识别出一幅几何图形和植物元素的图画,以四种大理石拼成,包括埃及红色斑岩,希腊绿色斑岩,古代黄色大理石和Pavonazetto大理石:得益于Giacomo Boni在一个世纪以前所做的修复工作,今日我们依然可看见曲线的自如运用,切割精准,拼接细微。

4.旋转餐厅

FR: 我们继续谈尼禄,史料记载,这位皇帝对于城市规划和建筑的想法相当狂妄,甚至想在他从东方范本中汲取灵感的“宫殿”中加入一间可以旋转的圆形餐厅。这是传说还是事实?

AD’A:除了对希腊君主的皇宫建筑群(首当其冲的就是埃及的亚历山大)及坎帕尼亚海岸的别墅有所呼应之外,苏埃托尼乌斯还记述了金宫内部的餐厅,说“天花板覆盖着可活动的象牙板,上有钻孔,可降下鲜花和香水”,特别是其中一间旋转餐厅,“日夜不息地随着世界旋转[alias cosmo]”。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他说的是鸦片山上的八角大厅,直到最近,它才在一座高大宏伟的砖砌建筑内被识别出来,是罗马法国学校的考古学家们在帕拉蒂尼山巴贝里尼葡萄园区域的北部边界发现的。这座建筑确实令人震撼,有一个圆柱形构成,里面包含了一个螺旋楼梯,连接着一个更大的外圈,通过一系列的拱分布在多个楼层上(每层8个),外面在包围着一个更宽大的圆圈。此外还出土了一些可能是水力机构的残骸,考古学家们推测,这里正是苏埃托尼乌斯所描述的“旋转餐厅”,而旋转的很可能并非拱顶,而是木制的地板。总而言之,这类似于EUR区的Fungo餐厅!不过,我个人认为巴贝里尼葡萄园的这座建筑不是旋转餐厅,我们对它还可以作出其他更合理的解读。因此,这个著名的餐厅到底在哪里,目前尚无定论。

</QUADRE)[/caption]

5.尼禄池与尼禄雕像

AD’A:在巴贝里尼葡萄园北部,准确来说,就是这个位置,是欣赏斗兽场全景的最佳地点:如果从这张明信片上去掉斗兽场,我们可以在这个位置上看到尼禄雕像和尼禄池。它们在金宫的组织布局内部有什么功能和含义呢?为什么弗拉维家族把池塘填了,以斗兽场取而代之呢?

FR: 这两项元素属于尼禄模仿希腊君主宫殿的追求:通过两个步骤,对君主进行神化,创造一个超越帕拉蒂尼山边界的小宇宙,让罗马成为其家园。中央是池塘,是一个人工湖,尼禄将之设计成皇宫的交汇点,新罗马的中心,他要重新规划整个罗马的城市和建筑布局。不久之后,随着尼禄身故,新的弗拉维王朝掌权,这种一人独揽中央大权的模式也被推翻:本来属于一人的东西,再次被归还给众人。皇宫重新退回到帕拉蒂尼山,在池塘的位置上,修筑起罗马有史以来最大的表演场地:罗马斗兽场,造福整座城市乃至整个帝国。

6.金宫

FR: 我们不要跑得太快。回到尼禄,要总结我们从帕拉蒂尼山到鸦片山的漫步,不能遗漏了这位皇帝在金宫竣工后翌日所说的名句:“我终于住进了一所值得人居住的房子!”我想举一些数字,金宫的面积是多少?在罗马的山丘上散布着多少座房屋?

AD’A:这个问题正好可以证明你刚才所说的内容:尼禄所建的金宫,事实上是继卡里古拉的皇宫之后,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罗马君主尝试超越帕拉蒂尼山的边界,把皇宫及其建筑延伸到帕拉蒂尼山之外,扩散到整个城市中心区域,形成了一个自成一体的城市小世界,无所不在,前所未有,应要求建成的尼禄城(Neropolis),使得罗马成为我的家(Roma domus fiet)。那么让我们看一些数字:金宫的总占地面积约为80公顷,当然不全是建筑面积,但它把整座帕拉蒂尼山、维利亚山、西里欧山、斗兽场山谷和鸦片山都纳入了其中。尼禄王宫最重要也最精彩的部分就位于这里,这座宏大的夏宫,今日被我们称为“金宫”。它被图拉真浴场的地下走廊所埋藏,占地约16000平方米(大约相当于3个足球场),含有超过150个层高超过10米的大厅,至今依然保留着大量精彩的湿壁画,属于庞贝晚期三期和四期风格,绘画和石膏装饰总面积约为30000平方米。要对金宫在当时罗马城市景观中的效果有一个总体概念,不妨想象一下把哈德良离宫迁移到罗马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