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线

漫步途中

在罗马斗兽场考古公园内来一场但丁漫步,回顾《神曲》三行诗中叙述的古罗马历史传说,从帝国的起源至落幕。

古罗马广场,帕拉蒂尼山,帝国议事广场和图拉真柱,至今保留着真实可见的古迹证据,证实但丁在《神曲》中讲述的历史人物曾经存在,正如中央考古区神庙中供奉的神灵。

演员Massimo Ghini, Giuseppe Cederna, Giandomenico Cupaiuolo 与 Rosa Diletta Rossi的声音,将带领观众造访沿途15个景点

 

 

“小船上的人们,满怀期待地想聆听……”

《天堂》第二篇,1-9

罗马斗兽场考古公园但丁漫步开始于提图斯凯旋门附近,就在入口处。Massimo Ghini 为这段旅程作前言介绍, 邀请参观者跟他前行,就像但丁在天堂的入口,邀请读者紧随其后。弥涅尔瓦、阿波罗与缪斯支持着他,为他指路。

牧羊人卡库斯(Caco)

《地狱》第二十五篇,16-33

在帕拉蒂尼山西南侧有一段非常古老的小径,根据维吉尔的讲述,埃涅阿斯(Enea)曾与国王伊凡德(Evandro)一起从上面走过。这就是卡库斯阶梯(Scalae Caci),它的名字源于神话中的巨人,赫拉克勒斯(Ercole)的对手卡库斯(Caco)法尔内塞小屋(Casina Farnese)的一幅湿壁画描绘了二人的交锋,这是帕拉蒂尼山顶上一座珍贵的文艺复兴小楼,Giuseppe Cederna带领我们走进其中:在画中,生活在阿文提诺山洞穴中的巨人卡库斯,正抓住献祭给阿波罗又被赫拉克勒斯抢走的一头公牛。为此,但丁将之安排在地狱的第八层的第七个恶囊,在那里,盗贼得到了永恒的惩罚。

埃涅阿斯

《地狱》第二篇,10-36

帕拉蒂尼博物馆保存着一位女神的面部碎片:她就是帕拉第奥(Palladio),是埃涅阿斯(Enea)与父亲安喀塞斯(Anchise)及儿子阿斯卡尼俄斯(AscanioIulo)在逃离特洛伊前往拉齐奥海岸时所携带的那一尊雅典娜像。在但丁的笔下,埃涅阿斯有一个儿子名叫西尔维乌斯(Silvio),是他在与拉维尼娅的第二段婚姻中所生,他所创立的王朝的后裔中有瑞亚·西尔维亚(Rea Silvia),即罗慕路斯和雷穆斯的母亲。沿着穿越两座城市的台伯河前行,这一段由Giandomenico Cupaiuolo朗读,带领我们进入罗马起源传说的核心,即把特洛伊与罗慕勒斯的传说联系起来的复杂过程。奥古斯都在埃涅阿斯广场的两座观景楼上摆放的装饰雕像群,就是希望将这段血统予以神化。

小加图

《炼狱》第一篇,28-93

但丁选择了小加图(Catone l’Uticense)作为炼狱的守卫者。
这位正直的男人是凯撒的敌人,沿着他的足迹前行,Giuseppe Cederna的声音带我们造访古罗马的政治斗争之地议事广场,朱里亚巴西利卡和艾米利亚巴西利卡(Basiliche Iulia ed Aemilia),这里是集会和伸张正义之地;还有Rostra演讲台,台上装饰着相撞的战船,雄辩家和政治家就在上面对人群进行演说。

凯撒

《天堂》第六篇,34-72

朱里亚巴西利卡,元老院,凯撒神庙:古罗马广场的中心地区被三座建筑所包围,今日依然讲述着凯撒的生平起落,从他被奥古斯都神化开始。但丁把独裁者的魄力与他势如破竹的胜利都写进了《神曲》,在查士丁尼一世(Giustiniano)的著名讲话中,通过帝国鹰旗的轨迹,讲述了他逐步夺权的过程。这是一段人物传记,由Giandomenico Cupaiuolo 朗读,三行诗的节奏令人心潮澎湃:一连串的战争剧情,穿插着共和国晚期夺权大戏的主角名字,高潮迭起。作为共和国最后一位君主,凯撒推翻了既有秩序,广场上那些神化他的建筑都是见证。
 

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

《地狱》第三十四篇,55-69

凯撒养子屋大维所修筑的凯撒神庙以砖石巩固了对凯撒的神化,把我们带到了对两位凯撒刺杀者的复仇计划的尾声,在腓利比战役中达到高潮。公元前42年, 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Marco Giunio Bruto)和盖乌斯·卡西乌斯·朗基努斯(Gaio Cassio Longino)的部队战败,元老院通过法令,修筑凯撒神庙。他们是背叛的罪人,但丁将之与犹大并列,安排他们受路西法的咀嚼:他们在朱代卡岛(Giudecca)的悲叹河(Cocito)第四沟接受惩罚。

每张嘴里都用牙齿
嚼着一个罪人,如同用打麻器粉碎麻茎一般,
这使那三个罪人痛不欲生。
对于前面那个来说,被牙齿咬
比起被爪子抓来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他背上有时
被抓得完全没了皮。
“那儿上面受大刑罚的,”
我的老师说,“是加略人犹大,
他的头在嘴里,腿在外面乱动的。
头朝下的另外那两个当中,
那个从黑面孔的嘴里垂着的是布鲁图斯:
你看,他怎样在那儿扭动着身子,一言不发!
那一个是卡西乌斯,他看起来肢体那样壮,
但是夜晚又回来了,现在
我们该离开了,因为我们全看完了。”

 

 

奥古斯都

《天堂》第六篇,73-81

奥古斯都生于帕拉蒂尼山,并把他的皇宫建在这里,但丁在查士丁尼一世的演讲里为他写了三篇三行诗,讲述了他公元前42年在腓利比战役中大胜凯撒的两名刺杀者,以及公元前31年在亚克兴海湾战胜了马克·安东尼(Marco Antonio)和克利奥帕特拉七世(Cleopatra)的故事。诗人并未止步于简单罗列他的胜利事迹:得益于他的军事壮举,作为权力象征的鹰旗得以平定了当时人们所认识的世界,甚至让雅努斯(Giano)神庙关上了大门。

 

鹰旗伴随着后继的举旗者,
布鲁图斯与卡西乌斯在地狱中狂吠,
摩德纳和佩鲁贾也曾为此而伤悲。
不幸的克利奥帕特拉还在嚎啕,
在它前面奔逃,却为毒蛇所咬,
猝然而悲惨地玉殒香消。
它伴随皇帝一直驰骋到红海岸边;
使世界呈现太平景象一片
让雅努斯把他的殿堂紧闭关严。

 

维吉尔

《地狱》第一篇,61-75

维吉尔生活在“充满伪君子与骗子的时代,在明君奥古斯都治下”的罗马,他是但丁在旅途中遇到的第一个灵魂:他将是但丁的引路人,带他走过地狱的恶囊与炼狱山的层级,直至山顶的伊甸园。他是埃涅阿斯的作者,奥古斯都政治宣传的旗手,在来自巴尔杜国家博物馆的马赛克作品中有他与缪斯的画像,在帝国斜坡的展览《迦太基:不朽的神话》展出。Giandomenico Cupaiuolo的朗读,让我们能够聆听他的诗句,想象他在宫廷的日子,走在帕拉蒂尼山的登山小路上,前往元首奥古斯都的书房。

贺拉斯,奥维德

《地狱》第四篇,73-102

在奥古斯都宫的雕梁画栋之间,也活跃着门客诗人圈子,构成了奥古斯都叙事的中流砥柱。贺拉斯(Orazio)与奥维德(Ovidio)也位列其中,但丁在灵薄狱(Limbo)邂逅了这两位诗人,以及荷马(Omero)和卢坎(Lucano)。他们的灵魂散发着光芒,与众不同,这是他们独有的标记,让人想起他们的艺术作品的光辉。为我们朗诵但丁在灵薄狱的会面经历的,是演员Rosa Diletta Rossi

图拉真

《炼狱》第五篇,70-93

令人略感意外的是图拉真,这位最佳元首出现在天堂的九重天中:尽管他是一名异教徒,他特有的谦卑与人道主义精神,让他得到了教皇大格里高利(Gregorio Magno)的衷心祈祷,从而得以超升天国。他的功绩在《神曲》中永垂不朽,就像图拉真柱上所展开的故事一样。这根圆柱屹立于他在埃斯奎利诺山脚下修建的议事广场上,位于拉丁图书馆和希腊图书馆之间。朗读者是Giuseppe Cederna。

查士丁尼

《天堂》第六篇,1-27

居高临下,俯瞰白雪皑皑的罗马中心景点,从卡比托利欧山到罗马斗兽场:伴着照片展开的是查士丁尼(Giustiniano)大帝在《神曲·天堂》第六章中向但丁的叙述。作为《查士丁尼法典》(Corpus iuris civilis)的发起人,他在听取了教皇阿加一世的教喻后摒弃了基督一性论,然后马上受到了神的启示,编撰了这部法律合集。查士丁尼大帝的部分由演员Massimo Ghini朗诵,通过帝国的象征鹰旗的轨迹,回顾了长达12个世纪的罗马历史:君主国名胜,共和国地标,从凯撒以降的皇帝权力标志。

阿波罗

《天堂》第一篇,13-36

对于但丁来说,阿波罗是神示的人格化,他在《天堂》的前言篇中祈求神帮助完成最后的工作。对于奥古斯都来说,阿波罗是秩序与道德的人格化,元首自比阿波罗,将之纳入到其政治宣传中,甚至把阿波罗崇拜作为其宫殿建筑装饰设计的主要元素。描绘了阿波罗与赫拉克勒斯对峙的康帕纳陶板系列,色彩缤纷的阿波罗湿壁画,都是奥古斯都借以治国的绘画之一:在奥古斯都宫的“面具房”中,阿波罗被描绘为圣石(betilo)的形象,而在帕拉蒂尼山的阿波罗神庙门廊装饰中,原来有达那伊得斯的雕像,如今保存在帕拉蒂尼博物馆。Rosa Diletta Rossi朗读了诗人向神求助的篇章。

金星(维纳斯)

《天堂》第八篇,1-39

维纳斯和罗马神庙(Tempio di Venere e Roma)柱间的光芒伴随着《天堂》的诗句,但丁反复咏叹诞生于塞浦路斯海上浪花的女神的本性。她无视特洛伊国王安喀塞斯的凡人身份,与之结合,生下了埃涅阿斯,阿斯卡尼俄斯的父亲。这一关系将成为凯撒为儒略(gens Iulia)家族赋予神圣起源的基础,并以“先祖维纳斯”神庙正式予以确认。但丁的诗句此处由Rosa Diletta Rossi 朗读。他反复咏叹女神所象征的爱的本质:这不是古人所误会的肉欲之爱,而是一种纯粹的情感,对下一步不感兴趣。女神的优美体态,今日依然可在帕拉蒂尼博物馆的雕像中得见。

土星(萨图尔努斯)

在天堂中,萨图尔努斯(Saturno)的名字与第七重天有关,但丁在这里看到了冥思者的灵魂,这里由座天使(Troni)以智慧统治,他们是为上帝行使正义的天使。与伸张正义有关的活动也会在农神庙(Tempio di Saturno)举行,它位于古罗马广场的北边,在共和国早年获得神圣性,从前这里是出版公共文件与法律资料的原始地点,还是首个国库Aerarium所在地。

 

火星(玛尔斯)

在天堂中,第五重天是火星天:  这里由德天使(Virtù)所统治,在这里但丁遇到了为信仰而战斗的灵魂。作为战神,玛尔斯与罗马城的起源有关,因为他是传说中建城者罗慕路斯的父亲。奥古斯都在议事广场中央所建的复仇者玛尔斯神庙中,记录了他“复仇者”的称谓,永久纪念对刺杀凯撒的凶手的复仇。苏埃托尼乌斯在《罗马十二帝王传》(Aug,29)中提到了屋大维在腓利比战役次日所许下的愿望:在神庙建成之后,元老院将会决定关于战争和胜利的事宜,军团将领们将出发前往其他行省并归来,在神庙内插上胜利的旗帜。

 

 

圣彼得和圣保罗

《天堂》第二十四篇,52-75

古罗马广场北边,卡比托利欧山南坡,是一片献祭之地,与基督教的源头有着深刻联系。那里是马尔梅定监狱(Tullianum)遗址的所在地,那是一个圆形的地下室,与罗马人民的其他敌人一样,使徒圣彼得和圣保罗也曾在此身陷囹圄。考古勘查发现,罪犯在此会被投入一眼泉水淹死,狱卒跟随彼得皈依基督教的传说即与这些泉水有关。他是天堂钥匙的保管人,也将考验但丁的信仰,根据保罗的定义,信仰就是“想望之事的本质,未见之事的确证”。

 

术士西门

《地狱》第十九篇,1-6

罗马圣妇方济加教堂(Basilica di Santa Francesca Romana)原来祭祀的是新圣母,位于维纳斯和罗马神庙的北边部分,在公元八世纪前后,这里建起了圣彼得和圣保罗教堂。教堂位于从前的罗马女神神庙的神殿内部,并非出于巧合:应该就是在这里,圣彼得受到了术士西门(Simon Mago)的挑衅,以邪术使他漂浮半空,圣彼得通过祈祷,才回落到地面。  宗教经典记载,术士西满试图以金钱收买圣灵显现的能力,成为了买卖圣职者的原型,但丁将之安排在第三个恶囊,并让末日审判的喇叭响起。

 

啊,术士西门,啊,西门可鄙的徒子徒孙啊,
上帝的事物理应是
与善结合的新娘,你们这些贪得无厌的人,
为了金钱而非法买卖这些事物,
现在应该为你们吹起喇叭了,
因为你们是在第三恶囊里。